用交响乐展现中国共产党百年征程

新橙线上官网

2021-05-30

灯光亮起,指挥张国勇侧身回首,嘹亮的管乐声,越过一楼和池座的观众,直抵乐池,与近150人组成的庞大乐队发出的乐音形成和鸣。 这时,人们才发现,有十几位铜管乐手早已在二楼两侧观众席中待命。 这是国家大剧院音乐厅5月4日首演的大型主题交响曲《灯塔》第四章《光明颂》的尾声。

在这里,作曲家王丹红埋了一个“彩蛋”。 这些站在高处的演奏者吹响了“新征程的号角”,象征着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继续走向新的辉煌。

胸怀中华千秋伟业,百年恰是风华正茂。

用大型主题交响曲的形式来展现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征程,这还是首次。 “朝霞浸染千丝岁月,心路阅尽百年沧桑。

信仰永存,悬若日月光华,心灯长明,永驻江山万代。

”在《灯塔》宣传册页上第四章旁边,王丹红如此写道。 “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盏明灯,照亮方向指引前行,中国共产党就是照亮过去,指引未来的灯塔。 ”她说。 六家邀约一拍即合2020年,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完全缓解时,深圳交响乐团团长聂冰就在构思一部宏大的作品。 “提起中国交响乐,人们想到的老是《黄河》《梁祝》。 未必没有其他好作品。 推广力度不够,是制约好作品深入人心的一大原因。 酒香也怕巷子深。 ”聂冰说,以前,往往是一个交响乐团邀约作曲家创作一部作品,作品就在这家乐团演,其他交响乐团不演。

这次,六家地方交响乐团联合邀约青年作曲家王丹红进行主题创作,就避免了这个问题。

聂冰的想法立刻得到四川交响乐团团长吴灵峰的赞许。

几家交响乐团一拍即合。

四川交响乐团、深圳交响乐团、天津交响乐团、青岛交响乐团、哈尔滨交响乐团、武汉爱乐乐团,位于祖国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的六支响当当的交响乐团,吹起集结号,共同邀约王丹红创作主题交响曲《灯塔》,迎接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 这在中国交响乐史上尚属首次。

很长一段时间,王丹红没有找到能够代表“灯塔”的主导动机。 在交响乐中,主导动机是反复出现、提示作品主要形象乃至气氛、情感的一段重要音乐,具有奠定作品基调和中心思想的作用。

在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中,主导动机就是开头那四个激荡人心的音符。

贝多芬在第一乐章开头这样写道:“命运就是这样敲门的。 ”突然,一个旋律在王丹红心中响起,巧的是,也是四个音符,那就是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前两个小节。

王丹红苦思冥想的主导动机找到了。 在百年前混沌、黑暗的中国社会中,人民苦苦求索的希望之光,不就是中国共产党吗?半年创作两天磨合“揉弦要根据曲子的力度来,随着渐强一点点增加。

”“所有的铜管要注意,《灯塔》这部作品演下来非常累,加倍的部分一定要商量好,可以相互分担一下。

凡是和声性质的小节,大家就不要加倍了,可以交替吹奏。 ”五月初,6家交响乐团的精兵强将在天津交响乐团集结。

在指挥张国勇的号令下,为作品进行亮相前最后的打磨。 张国勇对作品的细节要求苛刻。

要在两天的时间里培养6家乐团的默契,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2020年11月,《灯塔》入选文化和旅游部2020—2021年度“时代交响——中国交响音乐作品创作扶持计划”。 经过半年创作,作品于2021年4月初完稿,并交付6家乐团投入正式排练。 按照作品的排练、演出与推广规划,4月,由6家乐团各自排练并择期举办试演。 事实上,在首演之前的半个月里,6大交响乐团就分别在各自的城市举行了试演活动,每次试演后的沟通,都对作品的打磨与提升起到了重要作用。

虽然各个乐团之前都做了充分准备和试演,但每家乐团都有各自的诠释和规矩,到了这里就要统一标准。

张国勇说,在“第七届中国交响乐之春”展演中,《灯塔》是最受关注的演出之一,票早已售罄。 “交响乐不同于歌曲,歌曲就重复两次,交响曲57分钟左右,有诸如丰碑、灯塔之类的主题,展现中国共产党如何把中国变成今天的强国。

”张国勇说,交响乐本身是一门抽象艺术,没有歌词也没有剧本。 音乐需要我们一定的想象力,音乐由沉重和虚无开始,到最后慢慢开始走向辉煌,乐迷听起来会有亲切感,会有一种近距离的切身感受。

一次集结惊艳亮相指挥张国勇是青岛交响乐团音乐总监,音乐会首席是来自深圳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演奏家郭帅,还有来自各个交响乐团的声部首席。

这是一次首席之间的对话与竞演。 来自6个乐团的首席,齐聚乐池。 谁也不甘示弱,谁也不能争胜。 这代表的是自己乐团的荣誉,所以不能低声示弱。

这是一场集体的精细合作,所以不能出头争胜。

分寸火候的拿捏,十分考验每个演奏者的功力。

当晚,在聆听了吕其明《红旗颂》、闵慧芬改编作品《洪湖随想曲》之后,现场观众已经领略了这支超大编制管弦乐团的实力。

不过这才是“开胃菜”。 当张国勇介绍这支乐团是两天前才集结成团时,观众就更为惊讶了。 屏息凝神中,观众在《灯塔》的引领下,从静默幽暗中开启征途,追随极具张力的交响乐语言,展开交融着理性思辨与热血情感的心路历程。 创作一部让老百姓听得懂的交响曲,这是王丹红给自己定下的第一个目标。 她达到了。 在这部作品中,人们耳熟能详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得到了新的诠释和升华。

反复出现的旋律由小号吹出。

先是在第二乐章《丰碑》中,小号明朗悠扬的乐音从侧台传出,在经历第一乐章《求索》的混沌、低沉、动荡、挣扎,小号所代表的灯塔形象给人焕然一新、为之一振的感觉。

人们沉思、追问,道路究竟在何方?从侧台传出的高昂号音,寓意了希望和前行的方向。 在第三乐章《征途》册页上,王丹红写道,“踏平坎坷成大道,征途漫漫再出发”。 胜利已经到来,小号的乐音再次出现,以闪回的方式,让人们不忘来时路。 在第四乐章《光明颂》中,从二楼传出的小号声嘹亮、清脆,仿佛清晨站在高高山顶,俯瞰神州大地,经历沧桑巨变,充满温情眷恋。

铜管声响起,象征未来的号角,让我们期待党带领人民走向下一个辉煌的百年。 在作品中,《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一次完整呈现,是在40分钟左右的时候。

这首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曲经过交响化的表达,凝聚了时代精神,直接抵达观众内心,激起人们思想上的共振。

让世界听到新时代的中国声音,这是王丹红的第二个目标。 这既是一部制作精良的献礼之作,又是一部思想精深的艺术佳构。

王丹红说,灯塔,代表了共产党引领中国人民走过的辉煌历程。

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观下,作品也传递出人类对于希望、和平、光明的不懈追求和热情讴歌。 因此,作品对世界各国观众来说,也具有深邃宏大的普遍意义。 《灯塔》从头到尾散发出摄人心魄的感染力。 据哈尔滨交响乐团团长曲波介绍,在天津排演时,每个团的团长都落泪了。 《灯塔》的音乐极具画面性。

这部作品展现了中国交响乐的水平。 近20年来,中国交响乐发展突飞猛进。

据聂冰介绍,如今,中国的交响乐团距离国际先进水平越来越近。 以前,有的交响乐团出国演出,还得向别的团借十几个首席。 如今,各地方交响乐团的水平都大踏步前进了。 我们自己的学生已经培养出来了。 很多团都是清一色中国人,兼具国际视野和中国文化底蕴。 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上,由代表着东、南、西、北、中五个地理位置的六家乐团实施“众人拾柴、多地播种”的举措,正是对“星火燎原”的继承和发扬。

首演之后,几位团长纷纷表示,《灯塔》是一部运用纯粹交响语言传达中国精神、中国力量的作品,一定要集六团之力,将这部心血作品向全国及海外进行大力推广与传播,让中国的交响乐登上世界舞台中央,让世界真正听到新时代的中国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