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国学术之伤心史”如何被终结?

新橙线上官网

2021-05-28

  莫高窟第285窟有西魏大统四年(538年)、五年(539年)的题记,是莫高窟最早有明确纪年的洞窟。

这一洞窟带有明显的中原风格特征,窟顶都有飞动的彩云和各种传说中的神怪,其中还有中国的神仙,反映了外来佛教与中国本土文化的融合。

图为莫高窟第285窟的洞窟形制。

敦煌研究院供图  改革开放为敦煌研究院带来全新气象,许多风华正茂的青年学子从四面八方来到大漠深处。   敦煌研究院第四任院长王旭东第一次到莫高窟时,对它一无所知。

傍晚,当他散步到九层楼附近时,万籁俱寂,一阵风吹过,九层楼的铁马叮当作响。

那一刻,是做水利工程师还是石窟保护者的纠结烟消云散。

他想,就这样吧,就这里吧。

后来,“理工男”王旭东以自己的理性冷静为敦煌作出自己贡献的同时,也越来越感性地表达出对那些“石头和泥巴”的无限热爱。

从敦煌莫高窟这座灿烂的文化宝库中,他感受到渗入中华民族血脉的文化力量。

  第五任院长赵声良读大学时,偶然在报纸上看到敦煌研究院前任院长段文杰谈到敦煌缺乏青年人才的消息,就决心去敦煌。

1984年,赵声良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直奔敦煌。

后来他在日本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回国后,又一次选择了敦煌。

这一切,就是为改变当时“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的局面贡献一份力量。   习近平总书记在敦煌研究院考察时指出:“把莫高窟保护好,把敦煌文化传承好,是中华民族为世界文明进步应负的责任。

”  从天南地北聚集于此的人们如群星闪烁,共同为全人类的宝贵财富——莫高窟照亮前程,他们以岁岁年年的坚守铸就了“坚守大漠、甘于奉献、勇于担当、开拓进取”的莫高精神,使世界文化遗产——敦煌莫高窟的永久保存、永续利用变成现实。     (策划制作:梁佩韵曾嘉雯)。